DNF第一个接触的游戏 现在只不过暂时离开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9
  • 来源:DNF私服

  回忆起第一次接触这个游戏,那是两年之前的事.

  换过很多区,也建过很多角色.

  依然记得最开始很不喜欢法师,跑两步就摔地上,等一两秒过后爬起来发现被围攻了.

  依然记得第一个号练了好几天才到18级,转职转了大半年.

  依然记得第二个号好不容易转了职,好不容易升到30多级,好不容易换了新地图,当自己慢慢开始明白的时候,才被朋友发现加点惨不忍睹.

  依然记得最开始打不出评分,唰图冲在最前面第一个挂掉,PK看不到自己在哪.

  依然记得第一次开挂打出了机械的觉醒被封了三天,依然记得第一次被洗号过后哥哥在走的时候送的70W又第二次被洗掉.

  依然记得第一次看大枪技能时的震撼,依然记得为了弹药的45狙击那个技能,屁颠屁颠地去练漫游,后来才知道原来多重暴头不是当初看到的那个技能.

  依然记得陪过我的那些朋友,然后看他们一个一个的走掉.

  依然记得第一次和朋友遇深渊,他说"打的过就出好东西,打不过就死".

  依然记得某个半夜和朋友去唰塔,他说"没有技能唰不过"算起来,回到原来的区和朋友练同样的职业,才算是真正的开始.

  从最开始的四区到七区,再从七区回到四区,再从四区转到一区;从唰不出评分到慢慢能单唰,从看不到自己在哪也能KO别人,从最开始的几天才能唰到18级转职到开了70级版本后的唰英雄级的图两天升一级;也曾被误封过号,站街无限地中断,甚至有一段时间更新过后单唰久了再组队还在进图的读条就中断.也曾在70级

  版本之前去找人完美带悲鸣,当年的死神深渊任务,朋友代出挑战都让我唰的没心情.然后慢慢的发现,组队开始卡了,曾被誉为工会第一卡神而被每日四人组抛弃,直至现在只能带着人偶经历着漫长的单唰年代.

  说起来现在的人偶时代,人偶真是个好东西,有了它,当年在工会扯着嗓子组这组那的人没有了.私密过来要带的人也没有了,每个人似乎都在忙,连站街的人都没有了,而那些不忙的,都已经走了,或者正在走的路上.

  玩这个游戏几乎所有人都曾经被封过号,我运气没那么逆天当然也不会例外.曾因为唰BOSS最后一格血的时候出了暴击就封了三天的,曾因为练习决斗多连续用了几次45技能就连封了两次15天决斗场.而无奈的只是在好不容易组到个人却是外挂,举报结果被告知只是仅仅限制一个小时.

  唰图快一点,中断;伤害稍微大一点,中断;组队队友伤害过高,中断;终于把BOSS打完了,整个游戏都莫名其妙地不见了.队友的那几格信号永远是红的,于是我放弃组队继续我的单唰,至今的结果就是我从没去过异界,幽灵只能勉强过普通,野猪完全不能打.

  好吧,我承认我就是传说中的手残.

  无奈的决斗场每一个无色后面都充斥着一个"B"字,我想说那真不好听.每次被邀请还没进房间就被踢出来了.更无奈的还是你怎么挤都挤不进决斗场,朋友却在里面等着你无限地摧残着你的Q,我想这时我该去换鼠标了.

  说到这个游戏的暴率,那就更无奈了.

  说实话,我已经很久不知道紫为何物,粉的话,去次遗迹他都不一定给你个菠萝.玩了两三年,在无头出了一个火戒,总共加起来出的粉还抵不上人家土豪身上随便一件装备值钱.我跟大多数玩家一样杯具,却又比大多数玩家更杯具.

  游园惊梦,梦终醒.

  很早之前我就知道,那些和我一样还在这个游戏里走动的朋友,他们只不过都在等一个更适合自己的游戏公测.

  我曾最喜欢这个游戏的地图小无需跑太多路,如今已变成我最讨厌的理由.

  世间每年都在变化,DNF被别的游戏替代是迟早的事.如今他还能创造当年他200多万玩家同时在线的记录么,他如今的所做所为,就像一只被灼伤的只剩下最后一格血却还在挣扎的困兽.是治疗,还是继续挣扎,呵,那已经不关我的事了.玩这个游戏的妹子那么多,我只不过是会暂时离开的那一个.

  以下附图一张,求超越,求点击,求转发,求出名